玄关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玄关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【新闻】广东阳江市合水糖厂不开榨愁煞蔗农6万吨甘蔗急寻销路糙花羊茅

发布时间:2020-10-19 00:37:33 阅读: 来源:玄关厂家

广东阳江市合水糖厂不开榨愁煞蔗农6万吨甘蔗急寻销路

往年的这个时候,从阳江市各地到阳春合水糖厂的道路上,满载甘蔗的车辆络绎不绝,但今年这道本该有的丰收美景,却迟迟没有出现。而与此同时,在蔗区,蔗农们的脸上,个个都写满了焦虑和不安,有人甚至含泪发出了“一年苦到头啊,难道要血本无归吗?”的感叹。问题究竟出在哪儿?谁来释解阳江市多年从事“甜蜜事业”的上千户蔗农的苦闷?

1、2万余亩成熟甘蔗矗立地头

前日中午,记者驱车来到阳江农垦红十月农场,该场及周边双捷镇的农村,是阳江市甘蔗种植最为集中的区域之一,30多户种植大户在这里承包土地,仅去年就种植了7000多亩甘蔗。

车辆行驶在蜿蜒的村道上,两旁不时可见连片的甘蔗林。一根根粗大的甘蔗,密密麻麻矗立在田间地头,大部分叶子都已枯黄,但却见不到砍蔗工人的身影。

“原本上月中旬就该砍了,但如今已过去40多天,因为阳春合水的糖厂迟迟不开榨,一直没法砍。”闻讯赶来的蔗农孙小文说。他是红十月农场的职工子弟,在农场承包土地种植甘蔗已有多年,去年更是种植了700多亩。

与孙小文一同赶来的,还有来自湛江遂溪在该市租地种甘蔗的韩光诚,来自茂名电白县在该市租地种甘蔗的林海孙,来自双捷镇长坑村的林进仁,来自阳春河口的韦荣贵,来自红十月农场的职工子弟陈昌海等10多名蔗农。

望着成片待砍的成熟甘蔗,蔗农们的脸上充满了焦虑和不安。位于阳春合水的糖厂,是阳江市唯一还开榨的糖厂,今年却迟迟不开榨。

“一年苦到头啊,难道要血本无归吗?”蔗农林孙海一边啃着从地里砍来的甘蔗,一边自言自语地说,眼眶里噙满泪水。他去年种了600多亩甘蔗,至今一根都还没砍。

根据该市各甘蔗种植区的站长提供的数据统计,去年该市甘蔗种植面积为2.2万多亩,产量预计有6万吨左右,主要集中在红十月农场、双捷、阳西、春湾、河口、岗美、马水、平冈等地,绝大部分都没有开砍。

2、蔗农每亩甘蔗亏损超400元

在红十月农场走访中,记者意外看到位于红十月农场三队的一片甘蔗地里,有几名工人正在砍甘蔗。一打听才得知,这是蔗农陈昌海种植的甘蔗,由于合水的糖厂迟迟不开榨,实在按捺不住的他,从5天前开始请工人砍蔗。

“我是运到茂名化州的耀明糖厂去榨,距此路程大约200公里远。”陈昌海说,阳江市周边的恩平、台山和化州都有糖厂,由于恩平、台山的糖厂比较小,本地甘蔗已是难以消化,因此只能运往化州。这是蔗农们无奈的选择,因为每跑一趟都是亏本的,再远去到湛江或广西的糖厂,亏得只会更多。

陈昌海算了一笔账:每亩甘蔗的人工、肥料、地租、机耕等各项种植成本为850元左右,每亩产量约为4吨。目前砍甘蔗的人工费是每吨180元,运去化州每吨运费是120元,再减去3%扣杂重量以及捆绑竹条等成本,每亩甘蔗总投入要2000多元。而化州那边糖厂目前的收购价是每吨390元,算下来每亩甘蔗至少要亏损400多元。

除了亏本,由于化州那边的糖厂生产能力有限,外地甘蔗通常要长时间排队等候过磅。“目前要5天才能来回一趟,司机在那边要耗费几天的食宿费用,很多大货车司机因此都不愿意跑。”陈昌海说,为了让司机运甘蔗,他还采取给司机支付生活补贴的方式。

既然亏本,为何还要花钱雇工人砍甘蔗?一旁的蔗农孙小文解释,他们租的地还有几年才到期,如果今年的甘蔗不砍,春节后土地就没法继续耕种。加上很多外来砍蔗工人如果没活干,就会到别的地方去,到时要砍又请不到人,花费的人工成本将更多。因此部分甘蔗种植大户,宁愿亏本也要砍甘蔗。

3、糖厂欠下巨额债务难以为继

蔗农们告诉记者,他们与阳春合水的糖厂签订了《种植与收购合同》,糖厂承诺收购蔗农种植的甘蔗,还订立了保底收购价格。但从上月中旬开始,蔗农们见糖厂迟迟没有开榨,就多次来到糖厂及相关部门讨说法。当地政府及信访部门也多次介入协调。

在位于合水的阳春市糖业有限公司,记者见到了广垦糖业集团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广垦糖业)派驻该公司工作组的负责人梁永佳。据梁永佳介绍,阳春市糖业有限公司原本有3个股东,广垦糖业占股30%多,另外近70%股份属于两位自然人(即私人老板)。2007年9月至2014年6月,阳春市春丰糖业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春丰糖业)以租赁的方式,租用了阳春市糖业有限公司的糖厂经营。

据曾在春丰糖业从事财务工作的林先生介绍,在春丰糖业经营糖厂期间,由于糖业市场不景气等多种原因,导致连续多年处于亏损状态。目前,仅以甘蔗农户名义向银行贷款的金额就达2500万元,去年没有支付的甘蔗款近608万元,还有大笔以糖厂设备、土地等资产进行抵押的贷款等,都已到期但未能还款,因此目前公司账户已被银行冻结。

蔗农韩光诚告诉记者,经营糖厂的公司以甘蔗农户名义向银行贷款,每位农户的贷款额基本上是80万元,个别农户甚至给公司贷款了数百万元。而他们去年的甘蔗款也有很多没有收回来,单是他就还有5.9万多元甘蔗款没有拿到。蔗农陈昌海则有近12万元甘蔗款没有收回。公司给予蔗农肥料、种苗帮扶的承诺,去年也没有兑现。

梁永佳告诉记者,除了上述债务外,春丰糖业还欠广垦糖业租金1000余万元,在2012年至2013年榨季,又向广垦糖业借债1000万元。这些债务到目前都没有还上。巨额债务已让春丰糖业难以为继,为了避免蔗农受损,广垦糖业从去年8月起,就派驻工作组到阳春市糖业有限公司,协调处理本榨季相关事宜。

4、6万多吨甘蔗亟待转销外地

在梁永佳的带领下,记者参观了春丰糖业租赁的糖厂。只见厂区内的空地上杂草丛生,锈迹斑斑的破旧设备胡乱堆放。但锅炉旁已堆放了起火用的大堆蔗渣和木材,各生产车间里比较清洁,榨甘蔗的设备已安装好。在制炼车间里,10多名闲着无事的工人正在玩扑克。

“从去年10月份起,工人的工资是由广垦糖业垫支的。但上月工资到现在都还没发放。”说起糖厂迟迟不开榨,老工人李光深深叹了口气说,他在糖厂已干了20多年,眼看就要退休了,没想到糖厂会这样。

“我们工作组进驻后,一方面积极调试、维修、安装设备,一方面要求工人不能放假,随时准备迎接开榨。”梁永佳说,现在糖厂一切已准备就绪,只要起火7至10天内就能开榨,但前提是必须成立新的公司,由广垦糖业垫资进来才能运营。

梁永佳说,由于原来经营糖厂的公司欠债太多,账户已被银行冻结,广垦糖业很想垫资经营本榨季,解决蔗农甘蔗的销路,但考虑到资金安全,他们不能注资到春丰糖业的账户,只有注册成立新的公司才能解决这个问题,实现糖厂重新开榨运营。

对于梁永佳的提议,阳春市信访局负责人表示,阳春市委市政府已多次组织相关部门协调,但由于糖厂进行过资产抵押贷款,且相关公司有巨额债务到期未还,不具备成立新公司的条件。因此,目前唯一可行的办法就是采取补贴的方式,将阳江市蔗农的6万吨左右的甘蔗转到外地糖厂销售,目前该方案还有待与蔗农商定。

梁永佳也表示,广垦糖业作为国有企业,将会担负起相关责任,绝不让蔗农的甘蔗干在地里,伤了农民的心。“我们希望与当地政府一起,尽快制定出具体解决方案,同时也希望得到广大蔗农的理解和支持,共同妥善解决甘蔗销售问题。”梁永佳说。

常州治疗近视眼

北京习惯性流产的医院怎么样

北京的专治不孕不育的医院预约挂号

重庆癫痫医院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