玄关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玄关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施主的儿子供塔发愿证罗汉果[新闻]

发布时间:2020-11-15 22:08:27 阅读: 来源:玄关厂家

施主的儿子——供塔发愿 证罗汉果

一时,佛在舍卫城。城中有一施主其财富圆满犹如多闻天子。施主长大娶妻,二人共享美好生活。后来,生了一个很庄严的孩子:身色金黄,鼻形妙高,头如宝伞,手长过膝,两耳垂肩,具足种种妙相。夫妻俩为孩子举行了隆重的诞生仪式,并随顺其种姓取了名字,用牛奶、酸奶、油饼等喂养他。长大后,他学习世间的一切学问并通达无碍,父亲见孩子才貌出众,就从内心里疼爱他,把他视如太子一般,特意为他建了冬、春、夏三季的冷暖舒适的宫殿,和三个优美怡人的花园,娶了大中小三个妻子,他经常与自己的妻子及其他美女共度人间美好的时光。

一次,他住在春天的宫殿里,花园四周青藤翠蔓,鲜花竞开,枝上果实累累,还有鹦鹉、孔雀、共鸣之鸟、悠闲相戏,时常出微妙音吟鸣悦耳,他与亲眷们都沉浸在这幸福的生活中。我等大师、如来正等觉释迦世尊,具二种智慧等无量功德,遍知一切众生的苦乐,并恒时以大悲心观照着一切众生,即便是大海离开波浪,佛陀对众生的悲心刹那也不会离开的。

此时,世尊观知施主的儿子被调化的机缘已成熟,便从舍卫城刹那来到花园的旁边,以其神变幻化出一座更加美的花园,施主的儿子耳边传来了一种异常悦耳的雅音,顿觉心旷神怡,自然而然地生起了从未有过的欢喜心,再寻声看去,又见世尊金色身相闪闪发光,三十二相妙好庄严,心里生起了无比的大乐,胜过了十二年的禅悦,难以言传。(师言:大家不要忘记讲《百业经》的三大目的:一是对自己的上师三宝生起一个真实不虚的信心;二是对三界轮回如母的众生,生起一个无伪恒常的大悲心;三是诚信因果不虚,具正知正见。如果在自相续上没有真实的受益,则失去了宣讲《百业经》的意义。因闻法者有不同的根机,上根者闻此法后,将对自己一生中的修证有极大的利益,中根者对因果有进一步的认识,增长信心悲心,下根者只有一个闻法的功德而已。但无论如何,希望以前没有认真闻思《百业经》者,要再三阅读,直至其要义深入自心,身体立行,不要因阅读而阅读。我本人觉得《百业经》非常的重要,因为佛陀对我们所说的八万四千法门,其修持的基础是具备世间正见。所谓的世间正见,龙猛菩萨(Bodhisatva Nagarjuna)说‘凡对因果有坚定不移之信心,乃为世间正见’。没有这个基础,学法就很困难,何况成就?再者,通过传讲《百业经》,希望对自己的根本上师要具足信心,否则,学任何法都困难。特别是末法时代的众生,对上师三宝的邪见(Miccha Ditthi)很重,觉得上师与凡夫一样,不是成就者,很多人对上师的一些行为,不理解其密义便胡说八道,这些一定要通过闻思的智慧来断除,平时自己多观清净心,这些金刚上师多是普贤如来的化现,一般人根本不知道,以凡夫之见,以相似的理由摧毁了自己的善根,众生就是这么愚蠢可怜!古今有很多大成就者,应世时因其行为与密意不为一般人所理解,故经常遭到诽谤,也不象圆寂以后那样受人崇拜。

譬如印度的帝洛巴(Tilopa)、那诺巴(Naropa),当时并非那么受人崇拜。那诺巴天天吃活鱼,有时作乞丐;马尔巴诺扎瓦(Marpa Lozawa)性格不好,总是打人骂人,对米勒日巴(Milarepa)也是连打带骂。阿底峡尊者(Atisha)在世时也是许多人诽谤他,因当他遇到度母授记的弟子中顿巴(Zomdunpa)时,欣喜若狂把事先与其它寺院约好的讲法一事也舍弃不管了,所以别人说他轻言。又因一个女人把金银财宝供养给他,回家后因受不了丈夫的痛骂跳河而死,故别人说他贪财等;宗喀巴大师(Lama Tsongkapa)年轻时受过很多诽谤,萨迦派(Sakyapa)的人以为他着魔了,天天找他辩论,直到晚年时他才得以于藏地广弘佛法;全知无垢光尊者(Gun Qen Longchenpa)在不丹果茫塘时,很多人以为他破戒就将他开除了,无奈到了藏地,又是许多人对他诽谤,在讲《空行心滴》时只有十个弟子听法。后来智悲光尊在山洞里苦修了很长时间,才现见法身(Dhamma Kaya)无垢光。当时,智悲光尊者说:“全知无垢光尊者,我多年祈祷您老人家,为和今日才亲见?”尊者说:“你们这些人,现在叫我全知、全知,可我在世时不要说恭敬,甚至连吃饭都是很困难的……”可见,尊者在这个娑婆世界(Saha Loka)时是多么的艰难,更不用说对他有无比的信心;智悲光尊者生前连他的空行母也不喜欢他;华智仁波且在世时,也是很多人诽谤他贪财贪物;麦彭仁波切在传法时从不解释句义,弟子们想请教他时,他的侍者很凶,马上赶走还打人骂人,所以别人也有很大意见;我的根本上师托嘎如意宝(Cinta Mani),他老人家一生中尽量满众生的愿,调伏众生时有多种方便,虽然依止上师仅仅是六年,但一刹那也没有离开过上师。记得一次猎人把枪交到寺院念经忏悔,其中一个喇嘛把枪拿在手中,因上师知枪里有子弹,很害怕打死人,就大吼一声“嘿”,并用拳头狠打他,又严厉的对僧众训斥一顿。当时,上师的脸色都变黑了,上师好象真的生了大嗔恨心(Dosa),吓得我一直扶着他老人家的手。过了一会儿,上师象什么事也没发生过一样说:“我们回去吧。”后来上师问我:“你看刚才我是不是真的生了嗔恨心,其实这些都是我故意显现的。”

领商网

领商网

领商网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