玄关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玄关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我觉醒了

发布时间:2019-06-14 03:49:21 阅读: 来源:玄关厂家
元薇,公务员,做公诉的,常年往返于看守所与法院。  我读者。  31岁,未婚。  为什么不结婚?  因为,她情况有点特殊,身上背着70多万的债务,谁敢娶?  是什么债?  她妈

我觉醒了

  元薇,公务员,做公诉的,常年往返于看守所与法院。

  我读者。

  31岁,未婚。

  为什么不结婚?

  因为,她情况有点特殊,身上背着70多万的债务,谁敢娶?

  是什么债?

  她妈的赌债。

  她妈,好赌,欠下了不止70万,这70多万是正规渠道的,例如银行贷款、信用卡、网上贷款。

  除了正规渠道的,还有一些是民间借贷,娘俩借款累计起来,至少100万。

  我问,你妈戒不了吗?

  她说,每次都说戒,也自己剁过小拇指,白搭,哪怕毒瘾能戒赌瘾也戒不了。

  我问,要是你不管呢?

  她说,那是我亲妈,我能不管吗?我不管人家就真的要弄死她,哪怕我知道是飞蛾扑火,我也必须扑。

  我问,你没考虑过自己的前途?

  她说,到了这个份上,什么都不能考虑了。

  我问,她内疚不?

  她说,无比的内疚,我妈光给我磕头磕了不下10次。

  元薇的意思是委托我联系个靠谱的心理学老师,看看能不能给妈妈疏通一下,戒掉赌瘾,我给联系了一个,专治赌瘾的,收费也蛮高的,半天6000元,报销往返费用,她觉得贵了,意思是有没有便宜的?后来我又帮着联系了临沂大学一个老师,搞教育心理的,平时就是给学生疏导心理之类的,请吃顿饭就行,不要钱。

  成交。

  心理疏导就是在我们办公室进行的,我旁听了全程,单纯从聊天来看,元薇妈妈跟普通的家庭妇女没有任何不同,也很通情达理,她自己也说,若是看不到牌桌一点瘾都没有,但是一看到牌桌就管不住自己了……

  心理学老师沟通了半天,给出了一条很简单的建议,不管戒什么瘾核心是戒圈子,只要换个环境,什么问题都解决了。

  我也在旁边添油加醋,我曾经有过网瘾,喜欢玩三国游戏,很痴迷,一个月光充值就要一两万,学习也颓废,事业也颓废,总觉得不能自拔了,什么时候突然戒了呢?就是我们一起去拉萨,我没空上网了,接着就戒了,从那以后再也没玩。

  闺女说的可以不听,心理学老师说的肯定要听,决定去外地。

  元薇妈妈到日照那边工作了,元薇表姐在日照那边做海鲜大排挡,她过去帮忙,安稳了大半年。

  又赌上了。

  不知道她怎么找上的牌局。

  输了五六万,借的个人的,还不上咋弄?人家就治她,先是剃了眉毛,没弄来钱是吧?接着剃头发,还没弄来是吧?接着全身的毛都给剃了。

  理论上,这么侮辱一个女人,一般就给了,谁家凑凑也能凑五六万。

  他们也没想到这个看起来很老实的女人是个职业赌徒,死猪不怕开水烫了,那就想来个狠的,把她跟狼狗关在一个笼子里,一关一个晚上。

  也没钱。

  就是没钱也不能把她弄死吧,扔海边,放了。

  她越想越觉得对不起闺女,就跳海了。

  死了?

  没死,觉得海浪怪吓人的,自己爬出来了,又这么回来了。

  闺女知道了这段经历,更害怕了,反复地跟妈妈说,你欠再多的钱也不要紧,好死不如赖活,大不了咱就当个无赖就是了,但是千万别寻死,你死了我怎么办?

  妈妈承诺,不死了。

  真的成了死猪了,债主也就不逼了,逼了也没用,她也不要脸了,打她她挨着,骂她她听着,就是没钱,何况放贷的这些人也都不是傻子,利滚利早回本了,你实在没有也就算了,但是肯定要先吓唬一把,万一要到呢?

  元薇妈妈觉悟了。

  怎么觉悟了呢?

  最初在汽车站那边拉客,就是一出车站马上凑上去问:要不要开个房休息一下?有小姐,全套30,包夜100。

  这是最初的业务。

  现在呢?

  在公寓里养了七八个小姐……

  她豁上了,无所谓了。

  她是想用这样的方式赚点快钱,帮女儿承担点债务,做母亲的总是爱孩子的,只是有些时候自己管不住自己。

  有次在烤鱼店,我遇到元薇妈妈跟一个半秃男人在吃饭,她过来打了个招呼,我调侃了一句:阿姨最近没打牌?

  她说,忙的要死,打的少了。

  只能说,元薇命苦,摊上了这样的家庭。

  依我的直觉,元薇早晚会被这些债务压死,因为她的收入连利息都对付不了,何况本金了,除非能及时止损。

  止损就需要有牺牲。

  例如,把工作扔了。

  其实,丢工作是早晚的事,除非有人愿意给还上本金,我带着元薇去找过安静姐,咨询了一下,安静姐的建议是:个人止损。

  个人止损的意思就是宣布个人破产,你说我欠你钱,我认,我也有心还,但是我现在没钱,你怎么逼我也是如此,不如你给我一些宽限,让我有机会站起来,那么这个钱还有可能还给你,你非把我逼死,你也捞不着钱……

  道理,总是能说通的。

  安静姐的意思是,从现在开始,不还钱了。

  就是我承认我还不起了,自己攒点钱,留着急用的,而不是把所有的家底都用于对付本息,你已经确定应付不了了,何必继续投入呢?

  元薇有些不甘心,总期待奇迹。

  所谓的奇迹,就是能保住工作。

  妈妈那边呢?

  虽然一个月能赚个三万两万的,但是有太多的不确定性。

  第一、螳螂捕蝉,黄雀在后。做这些违法生意,你做的再好,也只是一只螳螂而已,早晚会被黄雀吃掉,没有例外。

  第二、她本身还在继续赌。

  我可能没有安静姐那么悲观,我觉得70万还是有机会的,例如找个年龄大点的男人,倘若他真心喜欢你,说给还上就还上了。

  我觉得最应该止损的是与妈妈的关系。

  就是类似断绝母女关系。

  等于妈妈处于沉船状态,你主动把身上的缆绳割断,船沉了也不至于把你带入水中,但是这个止损是最难的,毕竟有悖于伦理。

  元薇妈妈去干这些,我一点都不意外。

  我觉得选的路子还是太正,不够快,你看《绝命毒师》,主人公是位化学老师,患了肺癌,已经没有手术的意义了,此人一辈子兢兢业业,放了学还去洗车店做兼职,被医生“宣判”以后,他突然觉醒了,觉得应该发挥余热,为家人做点什么。

  一个化学老师,最擅长的是什么?

  肯定制毒。

  于是……

  当时,毒贩问他,你到底为什么选择做这个事?

  他思考了一会,回了一句:I am awake。

  意思是,我觉醒了。

  一个老实巴交的人民教师,一旦觉醒了会咋样?

  制毒都是小儿科,还敢杀人呢!

  所以,心由境生!

  这就如同女人都把贞节看的很重,恨不得头可断,血可流,就是裤带松不得,我之前写过,把一个女人关进看守所,你再问她,睡一次马上释放?

  没有人会拒绝。

  甚至有些兴高采烈。

  现实生活中,我们要想接触到赌场比较难,可能每个城市都有地下的,但是也不是一般人能找到的,除非是有职业嗅觉的,例如元薇妈妈。

  但是,今天不同了。

  第一、网上赌博越来越便捷。

  第二、网上借款越来越便捷。

  那么就导致了,越来越多的人会成为负债者,进而成为绝望者。

  这两年,找我倾诉的越来越多,例如前些日子我写了一个河南小伙,借了15万的网贷,也是赌博了,有老婆有孩子,他自己也说,想起孩子就想剁自己的手指,所以他必须要赌最后一把,是拿命去赌的,就是去缅甸帮人带货进来。

  我能劝他,你别去吗?

  不能。

  因为,相比自杀而言,这条路更好一些,万一赌赢了呢?

  赌输了坐牢,赌赢了就无债一身轻了。

  渐渐的我明白了一个道理,每个人都很珍惜生命,至少道理都懂,但是随着环境的改变,自杀慢慢的就成了一个可选项,天平越来越倾斜时,他就会选择这条路。

  成了必选题。

  所以,准备跳楼的人,你就是救下来,他还是会去死的。

  因为,他已经绝望了,生无可恋了。

  死都不怕了,他还怕犯罪吗?!

  去国外旅行,经常会去赌场,因为赌场往往伴随的也是奢华,而且还是免费的,例如南非的太阳城,那沙滩都是人造的,光有沙滩没海浪也不行呀?有,人造海浪,世界上最先进的水上乐园。

  通过带队我就发现了一个现象。

  几乎,人人都有赌性。

  例如,把大家放在赌场一中午,自由活动。

  集合时问问,输100美元的都算少的,人在特定的氛围下很容易被催眠,我们总以为自己是例外,哪有什么例外?!

  马来西亚的云顶赌场,那里的酒店就有立体城市的感觉,里面几乎每个窗户都是打不开的,为什么?

  被跳楼的跳怕了。

  我在南非带队时间比较长,经常带队去太阳城,之前我写过一位大妈,她进入输了2万美金,就是玩上瘾了,输红眼了,后来是硬被队友们拉走了,整个人呆若木鸡了……

  一位很普通的大妈。

  她总觉得自己是被人灌了迷魂汤,咋莫名其妙就丢了这么多钱?

  没钱了,怎么找到放贷的人呢?

  不用着急。

  微信一搜附近的人,要么是放贷的,要么就是小姐,赌博就两个结果,输了借钱,赢了找小姐。

  放贷的不会放给你太多,合人民币也就是两三万块钱,需要你押护照。

  曾经有个姑娘,工作很体面。

  输了三四万块钱。

  人家就逼债,你不给无所谓,护照也不会还给你的,你二选一,这个姑娘在洗手间用鞋带上吊了。

  难道理解不了好死不如赖活?

  要么,脑子短路了,要么,彻底绝望了。

  前几年,我刚开始炒股,那时流行杠杆配资,当时高铁概念炒的很火,我炒了中车,没多久,一路下跌,股吧里就有人跳楼了,现在还能搜到新闻。

  就是在那一刻我突然意识到。

  炒股,也是生命级的游戏。

  我就反复地劝诫自己,一定要玩自己能掌控的游戏,要去赌性,去杠杆,这与我性格也比较符合,小心翼翼,我连房贷车贷都没有,银行送我大额信用卡我都不要,我生怕自己忍不住,我觉得阿俊姐说的很有道理,我们承认自己是克制力不行的人,那么就不要去挑战,而是选择远离。

  人,一旦负债了。

  慢慢地就会变得绝望,伦理、道德、诚信、底线,都会相继沦陷的,上次我还接触到一个读者,他骗了一个朋友 5000块钱,是他说能帮着对方给孩子落户口,其实他没有这个本事,拿钱了没办事,朋友找,他也承认,说钱花没了,等有钱了再还。

  就是标准的无赖模式。

  我就好奇,你为什么会这样?

  他也是借了一屁股网贷,最初是拆东墙补西墙,最终补不住了,追债的人满世界找他,他连亲爹亲娘都骗,还自己导演被绑架。

  严重的人格分裂,一会不断地自责,说自己不如畜生。一会又开启了欺骗模式,说自己要去当杀手,有人出100万让他去帮着杀人之类的。

  他的意思是希望博取咱的同情心……

  赌博跳楼的人,多是绝望模式。

  还有人为情所困,则是冲动模式,例如跳楼的那些学生。

  我读大学时,几乎每年都有跳楼的,甚至有同宿舍的同学也跳楼了,为什么?

  不知道为什么,反正就那么走了。

  还有从女生宿舍跳下来的,那起我是知道的,就是男的在外面打工供女孩上学,女孩是艺术生,女孩提出了分手,男的跑来了,发现女孩有男朋友了,二话没说,跳下去了,头摔的跟西瓜似的,那时我读大一,还去现场看了。

  我经常想起这个死去的小伙。

  照镜子。

  我就不断地教育自己,没有什么比生命更重要,无论是自由,还是爱情,还是信仰,都不值得拿生命去追寻,命都没了,不就等于电视机没电了吗?

  啥都没了。

  当年,我父亲也是这么教育我的。

  今天,我也这么教育孩子。

  我们家那片风水很怪,两个小伙先后意外身亡,一个是因公,一个是因私,一个有荣誉,一个有赔偿,我爹借这俩例子来教育我们,知道为什么一定要供你们读书吗?就是让你们远离危险的工作工种,至少不用去当建筑工人……

  前些日子,骑友找我相互担保,可以开大额信用卡,他是拿来套现理财的,我拒绝了他,我表达的很明确,我能管住我自己,但是我管不住别人。

  我不能把命运寄托在你身上。

  虽然,你很安全。

  事业单位,还当个小官,理论上没有任何问题。

  但是,我觉得你做的事有风险。

  他在做互联网理财产品,年息15%,说是一家上市公司搞的绝对没有问题,我就在想,一个老爷们了咋还这么幼稚?

  我跟他讲,你平时呢,泡个妞,喝个酒,这些都没啥,不至于让你家生活窘迫,但是,倘若你搞这些理财产品,随时可以让你们家回到解放前,不仅仅是解放前,还有巨大的债务。

  等于你把命运交到了别人手里。

  他为什么如此的不理性?

  他的红颜知己拉的他。

  没脑子!

  媳妇可能什么事都不知道,突然有一天,听说家被手榴弹炸了,平静的生活成了一片狼籍。

  我批评他的时候,总喜欢说,没有责任心。

  就是只想着自己,不想着家人。

  我自己可能有点像《绝命毒师》里的男主角,有什么事都喜欢自己去消化,因为我遇到的难题都是家人无法消化的,倘若他们不知道还好点,一旦知道了,吃不香,睡不着。

  那么,我这种性格又把我推向了家庭的对立面。

  就是仿佛什么都不跟家人说。

  也不交流。

  媳妇也有了麻木感,反正觉得老公有的是钱,每个月给自己发1万元的固定工资,每年还能给个十万八万的红包……

  实际上呢?

  很多时候,我步履维艰。

  今年我亏了不少钱,例如买天马股份,从8万元到了现在的2万元,亏了6万元,这都算小的,我今年脑子跟糨糊似的,投资很盲目,光采购面子图书不少于100万,正常卖是肯定卖不了的,最终只能亏本卖。

  例如最近在卖的书,成本450元,我只能按照260元卖。

  这个价格还可能卖掉。

  若是卖450元以上,几年也卖不了。

  还有采购了一些面子字画,也是如此,咱过去把很多人很多事想的太神圣了,例如有大领导过来参观,随行的人卖给咱东西,咱买不买?

  自然就买单了。

  类似的盲目投资太多了,例如给王特肉买了辆皮卡,结果又分家了,而他又用不上了,皮卡也浪费了,天天停那里。

  我还盲目地进军了书画行业、茶叶、酒。

  还装修了店面。

  一事无成,不断地扔,我也只能去寻求安慰,找人倾诉,人家就安慰我:你不试怎么知道不行?

  上半年,光这些琐碎的投资,赔上了不止100万。

  这些本身就有玩票的嫌疑,所以赔了也不是那么心疼,只能说自己没有用心,还有就是太好面子,当然也买到了经历,就是明白了面子不值钱,我不该为任何人的面子买单,生意就是生意,YES就是YES,NO就是NO。

  通过我炒股,看到了太多大佬的沉浮,使我慢慢地明白了一个道理,就是再大的企业家离破产也只有一步之遥,而且倒下了就是倒下了,想再站起来?

  小概率事件。

  企业家如此,我们小老百姓更是如此。

  今年真正使我陷入思考的是两件事。

  一件是我参拍了一处沿街房,上下两层,周边价格到了8000多,起拍价只有5000元左右,手续齐全,位置很好,提供给我信息的人也非常靠谱,专业做评估的,她认为这个房子300万以下成交都是有利润的。

  参拍者不少,出价者寥寥。

  成交价270万。

  我交了保证金,也中标了,我总感觉拣了漏。

  事实证明,当认为自己聪明时,自己一定就是SB角色,这房子为什么这么便宜都没有人拍?

  因为,这房子的主人就是城中村的,就是拍到也白搭,他不会让你拿走的,手续给了你又如何?他们继续用着。

  那能不能找法院去协商?

  拍卖时就说的很明确,谁中标谁清场。

  真中了标我才发现清不动,对方完全不讲理,我又去找小律师,小律师说自己也遇到过类似的情况,折腾了一年多也没住进去,最终又转手卖掉了,小律师给我的建议是,要么认赔保证金,要么就强硬清场,要么找关系退掉。

  那我想退……

  又退不掉。

  当时我是交了20%的保证金,若是这么扔了,我总觉得难受,协商又无果,硬碰硬咱又不专业。

  于是我就全力去协调退款的事。

  找了领导,领导回答的也很模糊,打太极,还在扯皮中,我表达的其实也很直白了,退我一半就行,折腾的我筋疲力尽。

  另外一件事,宁姐求助于我。

  她有两个姐妹要到青岛玩,希望我能去当一下导游。

  宁姐找我,我很重视,宁姐是谁?就是我上次打架进看守所时,她捞我出来的,她在那边是蛮有能量的,貌似还是什么三八红旗手,当地的十大女企业家,做壁炉和生物燃料的,主要出口欧美。

  我开车到了青岛,去接待。

  这两个姐都算是贵夫人,是宁姐的闺蜜,但是对宁姐一肚子意见,为什么?她们俩一个借给了她50万,一个借给了她200万,到了约定的日期没还。

  宁姐也空了?

  我招待这俩人花了6000多块钱,送到机场。

  我回家。

  我给宁姐打个电话,意思是招待完成了,百分百贵宾待遇,我顺便问了问借款的事,算是安慰,顺便客套一番,意思是姐若是需要,我这里有现金。

  她说,不用的。

  过了两天。

  她给我打电话,当时我正在开车,她问我身边有人不?

  我说,有人。

  她说,那有空再说。

  待我独处时,我给她回了个电话,问咋了?

  她说,姐没求过你,我现在需要100万过桥资金,就用一周,你那边有没?

  我说,有。

  当时这个钱的确有,是我准备参拍房子的,这个钱也不完全是我的,属于周转货款,图书业务是这样的,我们销售是现金收入,我们拿货是赊欠模式,所以我们进货越多手里现金越多,但是窟窿也越大,这个资金一般不敢动,动了就必须有能力补上,否则必死,为什么我敢拿去拍房子?因为我的想法就是做短线,房子接着出手,出不了手我就抵押贷款,不至于有资金窟窿。

  在宁姐当年帮我的时候,我就答应过她,以后,不管你出了什么事,我都会为你两肋插刀的,至少我是有这个心的……

  我又打电话给我在青岛接待的那个年长一点的姐,她借给了宁姐200万。

  我说,宁姐问我借钱了。

  她说,弟弟,我看你也挺善良,我不知道你们俩好到什么程度。

  我说,没上过床。

  她说,她是五户联保出了问题,银行帐户都被封了,你给她100万解决不了任何问题,有个姐妹挪用了公款借给她,单位知道了,领导私下谈话了,若是抓紧还上,就当什么事没发生,否则就是刑事责任,就是这样的情况下,她也没给人家。

  我说,那我心里有数了。

  她说,朋友之间只能锦上添花,不能雪中送炭,雪中送炭的结果往往是自己冻死在路上。

  我心里特别难受,好几个晚上没睡着,我借给宁姐她不一定活,但是我一定死,因为等于我直接扼杀了整个书店的流动性,最终我只能紧急套现去补窟窿,卖房卖车了,越来越被动。

  没多久,宁姐破产了。

  她对我意见很大,基本等同于撕了B。

  真的破产后,我特别可怜她,连亲人都跟她反目成仇了,父母的房子,兄弟姐妹的房子,包括银行帐户,全部都被查封了,等于整个家族都处于负债状态。

  能不恨她吗?

  前年,她要炒房,我把她介绍给了牛哥,牛哥肯定阅人无数,一直到最近我才知道牛哥早就知道宁姐财务危机的事,就是早已经是拆东墙补西墙的状态了,疯狂的贷款,早晚都会演不下去。

  牛哥当时给了她一个建议,很真切的建议。

  就是转移资产。

  去欧洲注册公司,然后以贸易的名义合法转移,等于认了,就是国内这摊子准备破产,货不断地出口到欧洲公司,但是欧洲公司不再结算到国内公司。

  按照当时牛哥给的规划,至少能转移出一个亿。

  她高估了自己,高估了朋友,没有去着手防火墙,只做了一道,就是俩身份证,不是限制高铁飞机吗?她还有一套身份,不影响。

  她为什么对我这么失望?

  因为,她觉得所有朋友里,一定会出手的就是懂懂,懂懂不是生意人,赚钱应该也简单,何况她算懂懂半个救命恩人,当年多么大的事都给摆平了,今天求你这点事算什么?

  但是,我要权衡你能不能活,既然你活不了,我也不能把我自己搭上了,哪怕被你恨,我也这么决策。

  内疚吗?

  肯定内疚。

  人必须要有自救的意识和能力,关键时刻,谁都靠不上,若是不问朋友,朋友还是朋友,一问,朋友都不是朋友了。

  不能说朋友不靠谱。

  而是咱不靠谱。

  谁让咱落魄了呢?!

  凯撒大帝在高卢战记里写到上天在惩治一个人的罪孽之前,会先让他得意一时,过上一段太平时日,这样在他罪有应得,最终遭到报应时,才会有切肤之痛。

  所以,好日子不一定是好事。

  也可能是为了更好的惩罚你。

  例如,不生孩子,觉得有没有孩子好像没那么重要,至少不是很痛苦,倘若让你生了,然后再给你拿走呢?

  那……

  经历了这些,虽然都很痛苦,但是也使我下了决心止损,该割的肉割,该认的赔认,例如我仓库里很多面子书,可能为一位作家就买单几十万,过去我不好意思促销卖,我怕影响作家的声誉,所以我宁愿烂在仓库里也不愿意吆喝,另外总是心存侥幸,希望有机会能平本或微利卖出。

  前些日子下了一场暴雨。

  仓库进水了,淹了几十箱。

  使我下定了决心,哪怕是白菜价,我也要及时止损,赔了,认了,而不是继续拖着,等着,奇迹是不会出现的。

  其实,以上观点我在之前的文章里都谈过,只是最近又一次在脑子里过了一遍,自己琢磨琢磨,消化消化。

  每个人必须要培养防火墙意识,否则,很容易天台见!

秋冬工作服

t恤购买

运动服套装男

卧式拉力试验机厂家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