玄关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玄关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考古夫妻的离婚之旅[新闻]

发布时间:2020-11-16 00:49:57 阅读: 来源:玄关厂家

冯学周和倪珍是一对夫妻,他们都是考古队员,主要科目是史前人类。他们一年到头几乎都在野外生活,七八年过去了,冯学周渐渐忍受不了这种生活,回到城里当了一名历史讲师。自然而然地,两人的婚姻出现了危机。今年年初,冯学周给倪珍打了电话,他提出离婚,倪珍答应了。

冯学周新的意中人名叫范冰莹,是物理系的一名讲师。冯学周写了离婚协议书,和范冰莹驱车花了大半天时间,来到倪珍在野外的工作点——文家山史前人类发掘现场。

这里也是冯学周曾经工作过的地方,当年正是他在这里发现了一枚史前人类的牙齿化石,经过鉴定属于距今三万年前,这一发现引起了考古队的兴趣,因此在这里驻扎下来。两三年过去了,考古队并没有进一步的收获,倪珍他们还是不愿放弃。坚信在这一带能够有新发现。

冯学周和倪珍约定在集市见面。因为连日暴雨,集市上泥泞不堪,冯学周一边给倪珍打电话一边慢慢开车寻找,终于见到了倪珍的那辆现代越野车。但就在这时,如注暴雨凌空而下,天地间顷刻变成了一个白亮亮的水世界。冯学周叫范冰莹在车里等着,自己则把离婚协议书放到防水的户外衣服里;来到了倪珍的车里。

倪珍冷冷地看了看他,问:“你这么着急于什么?有新欢了?”毕竟夫妻一场。倪珍多少有些醋意。当她知道范冰莹也来了的时候,含讥带讽地说:“原来是找到更嫩的了。”

冯学周向她解释,自己之所以离婚并不是因为这个,话还没有说完,倪珍的手机响了,电话是她的同事打来的,冯学周在她身旁也清晰地听见,说是他们发现了一块像是石器的东西。倪珍挂了电话以后,冯学周非常兴奋,问:“你怎么不问清楚,到底是新石器还是旧石器?”

“我回去就知道了。”倪珍说,“你要跟我回去吗?”冯学周虽然有些心动,但想到范冰莹便面露犹豫。倪珍见状,冷哼一声,关上了车门,立即发动车子走了。

冯学周悻悻地回到自己的车上,范冰莹问:“她签了吗?”冯学周这才想起这件最重要的事情还没有办,只好发动车,沿着上山的路追过去。一直到了考古队的驻地才见到浑身湿淋淋的倪珍,她正站在门口拿着一块石头贪婪地看着。看到冯学周,她把手里的石头递了过来。

“这算是新石器。”冯学周一边接过来一边说,“你看,边缘上有打磨痕迹。”

倪珍问:“但这是干什么用的呢?”冯学周一下子被问住了,这并不像石斧,斧头的刃和柄是顺着一条线的,这个器具的刃和柄是垂直的。“除了这个,还发现了别的什么没有?”他问其他考古队员。

一个队员告诉他。他们从山顶回来,走到半路上的时候,看到一个高坎被雨水泡垮了,这件东西就是在垮下来的泥土里发现的。

“你们没有仔细找找看?”

那个队员说:“找了的。我们正在翻土,忽然山洪爆发了,大家的眼睛都进了泥沙,根本睁不开,我们只好回来了。”

冯学周情绪激动地说:“走!给我们带路!”说着就要出发,他扭头看到范冰莹不舍的表情,一咬牙,大声说:“你和我们一起去吧!”

二十多分钟后,他们来到了发现石器的地点,但这里已经面目全非,整个地形都被山洪改变了。

冯学周他们并没有想到,情况会这么严重,因此来之前只有两个人带了两把铁锹,冯学周和倪珍各拿一把,开始挖掘泥土,其他的人二话不说,返身回到驻地去拿工具,只有范冰莹在逐渐小了一些的风雨中不知道该干什么。

冯学周看见泥土中有一些黑色的不明物质,便小心翼翼地捧起泥土仔细看:“你看,这是柴灰啊!”他冲着倪珍叫喊。

倪珍跑过来看后,确认是柴灰,加上前面发现的石器,说明这里应该是原始人的栖息之地。冯学周兴奋地告诉了范冰莹这一喜讯。

冯学周脱下身上唯一的衬衫,把那些泥土包了起来,小心翼翼放在一个杉树下面。然后,他又拿起铁锹准备继续挖掘,但就在这时,范冰莹满脸惊惶地大声问:“你听,地下有什么声音?”

冯学周蹲下身仔细听,果然听见一种奇怪的声音,他抬头往远处看时,更奇怪的事情发生了,远处的树木在慢慢往山上移动。冯学周反应过来了。“泥石流!”他喊道,“赶紧离开,泥石流要来了!”

倪珍和范冰莹也都慌了神,尤其是范冰莹,从来没有经历过野外生活,吓得腿都软了。冯学周拉着两人拼命奔跑。但是,泥石流的速度已经越来越快,三个人无论怎么拼命,在这样的泥地里也跑不了多快,冯学周只好拼命喊叫:“快!快!跑到那块大石头上去!”

在他们的前面有一块巨大的石头,表面是平的,直径足有三十米。在泥石流中,这块石头并没有随着下滑。三个人好不容易爬上了石头,脚下的巨石也开始移动了,而且移动的速度越来越快。也不知道过了多久。石头停止了下滑,冯学周挣扎着站了起来,睁眼一看,天哪!他们已经到了山脚。处在两山之间的峡谷里。泥石流在峡谷间形成了一段高坎,把整个西宁河生生截断了,他们脚下的石头就在高坎的最上面。倪珍和范冰莹也站起来了,不用说,大家都知道自己的处境相当危险,四面八方都是烂泥,人踩下去不着力,会陷下去。而且,石头下面也一定是烂泥,根基不稳。随时都有可能发生倾覆。

冯学周大声喊道:“有人吗……”可是漫山遍野根本见不到一个人的影子,也没有一丝回音。

冯学周无奈地坐下来,倪珍则哭了出来:“都怪我,”她说,“其实我在车里是故意不给你签字的,我知道你会跟来。知道你见到石器之后会和我们一起去挖掘。”

冯学周默不作声。倒是范冰莹走了过来,安慰说:“这也不怪你……如果学周没有见到这块化石,说不定会埋怨你一辈子呢。”

倪珍看看冯学周,问:“现在我们该怎么办?”

“你们别紧张,冷静才能想到办法。”冯学周说。他又发现了更严重的问题。那便是泥石流淤积在峡谷中,已经形成了堰塞湖,湖水在不断上涨,要不了多久,湖水一定会冲开泥石流形成的堤坝,那样他们将死无葬身之地。

暴雨终于停止了,天色也渐渐暗了下来。半夜,他们感觉到脚下在摇晃,一开始还以为是地震,可是冯学周很快就明白了,这是松软的堤岸已经承受不了水的压力,开始崩溃了。

好不容易熬到了天亮,他们发现浑浊的湖水已经穿透了堤坝,汹涌而出,而他们所在的石头已经大幅度倾斜了。三个人拼命大喊,可是没有任何人回应。正在他们越来越绝望时,忽然“哗哗”的声音传来,三人抬头看去,就在他们正上方。一团石块、泥土和水组成的混合物正在泻下来,顷刻间就到了他们眼前。冯学周大喊一声,他和倪珍两人同时把范冰莹拉到了身后,又同时向后退。只走了几步,泥石流已经向他们当头罩下来。所幸坍塌物并不多,但也淹没了冯学周和倪珍的半截身子。两人的头部都被石头砸伤,血流如注。

过了很久,冯学周才从眩晕中醒了过来。他睁不开眼睛。只好对着范冰莹的方向,愧疚地说:“对不起冰莹,我不该带你来……”话还没有说完,忽然天空中传来一阵轰鸣声。

冯学周和倪珍的耳朵都被泥水塞住了,只有范冰莹听到了这声音。她放眼看过去,湛蓝的天空,一架直升飞机飞了过来。范冰莹激动地拍手大喊:“学周!倪姐!直升机来了,我们有救啦!”说完,她朝着直升机的方向拼命挥手,“我们在这里!我们在这里呀……”

原来,其他的考古队员回到驻地的时候也发生了泥石流,他们的驻地在泥石流的边缘。因而安全逃离了,可是却进不去泥石流区寻找冯学周三人,便把电话打回了科研所,由科研所出面协调,调用了附近气象站的直升机来搜寻。

直升机看到范冰莹,很快飞了过来,悬停到了他们的上空。机上工作人员吊下绳索,三人先后被吊上直升机。

趁工作人员检查身体的空隙,范冰莹问冯学周:“我刚才在半空的时候。见到一个骷髅,那会不会是远古人类的化石啊?”

“什么?”冯学周跳了起来,兴奋地大喊。“在哪里?”

“离那块大石头不远。”

冯学周赶紧让飞机掉头返回,把高度降下去。很快又到了被困的上空,因为山谷狭窄。不能再往下降了,冯学周来到舷窗边,让范冰莹指认她看到的骷髅,但因为距离远,两人怎么也看不到。范冰莹回过头来问:“要不再把我吊下去?”

“我去吧。”冯学周说。

范冰莹看着他说:“你受伤了,不能下去,你也不知道具体位置在哪里,还是我去。”

冯学周看着倪珍,希望她支持自己下去,倪珍看懂了,但她幽幽地说:“让她去吧,她不为你做这件事情。会不安的。”

冯学周没再多说,嘱咐范冰莹应该注意的问题。范冰莹被吊在绳子上指点着,飞机按照她的指点挪动着,终于,范冰莹打出了“OK”的手势,飞机停住了,把绳子继续往下降,范冰莹双腿着地。立即陷了进去。她双手捧起了一个圆圆的物体,吃力地放进水里来回荡了几下,举起来给上面的人看。冯学周看清楚了。这的确是人的头骨——不,头骨没有这么重,这是人的头骨形成的化石。他甚至能看到化石的前额向前突出,那正是原始人的特征。冯学周心里非常激动,他怎么也没有想到,辛苦数年没有找到的化石,被泥石流冲出地面来了。

“快把她拉上来。”冯学周对机上工作人员说。

范冰莹双腿陷进去了,只能慢慢把她拉出来。工作人员慢慢转动绞绳架,忽然间,“哗啦啦”的一阵响声从下面传来,只见湖水冲决了堤坝,排山倒海一般往外倾泻,山脚的泥石流一下子失去了根基,汹涌而下,顷刻间就把范冰莹淹没了。牵扯得飞机一阵颠簸,幸亏飞行员技术过硬,及时提升了飞机高度,才保住了安全。随即。“啪”的一声,绞绳断了……

范冰莹的身体后来被找到了,准确地说只找到了其中的一部分,她把自_己托付给了陌生的山区。

倪珍哭得死去活来。她跪着向冯学周道歉,说自己不该留他,不该同意范冰莹下去。冯学周眼含热泪用沙哑的声音说:“这些都不说了,事情都已经过去了。你现在应该明白,我为什么决定和你离婚。”

倪珍愣了愣,羞愧地点了点头。她的确明白了,自己留下冯学周是一种自私的索取,范冰莹冒险吊下飞机,那是一种无私的奉献。

因为泥石流,不少史前人类的遗留物重新回到了地表,在西宁河水消下去之后,考古工作队找到了远古人类三万多年里进化的完整链条。他们没有按照一般的根据发掘地点的命名方式,而是给这里的原始人命名为“冰莹人”。

冯学周把倪珍签字了的离婚协议书烧成灰,放进范冰莹的骨灰盒里,带回了城里。

领商网

领商网

领商网

相关阅读